工业占比低于四成 深圳“守护”制造业用地空间

工业占比低于四成 深圳“守护”制造业用地空间 原 :工业占比低于四成 深圳“守护”制造业用地空间) 工业占比低于四成 深圳“守护”制造业用地空间 2016年上半年,深圳第三产业比重首度超过六成,二三产占比由上年同期的41.1:58.9调整为38.9:61.1。 与深圳相比,北京三产比重已超八成,上海超七成,广州也已接近七成。 同样作为一线城市,未来深圳的三产比重将继续走高,抑或二产仍保持相当的比重,在深圳的政经界出现了一些争议。有观点认为,目前的比例已经接近临界点,制造业不能再退;也有观点称,深圳的经济增长更倚赖产出更高的创造,而非制造。 从官方层面来看,制造业仍是深圳要积极守住的阵地。几日前,深圳市政协主席戴北方在企业调研时强调,深圳靠制造业起家,未来依然要高度重视制造业的发展,加大对制造业创新的支持力度,为制造业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。 争议二三产比重 伴随着深圳三产比重的提高,另一组值得注意的数据是,上半年深圳固定资产投资1609.55亿元,增长24.3%,而第二产业投资仅为207.59亿元,增长2.1%。相比之下,广东省的第二产业投资额为4474.34亿元,增长11.4%。 过去的两年间,深圳二产投资均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速,2014年增速更是高达46.0%。而伴随着增速的放缓,二产占整个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,也由2014年的19.2%降至今年上半年的12.9%。 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认为,这传递出的或是一种经济“脱实向虚”的讯号。但在另一些观点看来,二产比例的降低将是一种持续而又良性的趋势。在近日的一个公开演讲场合,哈尔滨工业大学 深圳)经管学院教授、深圳前副市长唐杰回应21世纪经济 ,深圳的二三产比重或许会走向三七甚至二八。 “制造的环节走出去,但创新会留下。未来深圳经济的增长也将是依靠大量创新产业的进入,而非制造。”唐杰指出。 这也正是多位受访者所提出的理想状态:深圳仅作为高端的研发基地。但另一个问题是,创新与制造是否可以简单分开? 深圳社科院副院长陈少兵曾告诉21世纪经济 ,世界范围内很少有仅靠研究立足的企业或城市,研发和生产应该是一个有机整体,二者不能做过多地理上的分离。远离了环境的支撑,研究人员对各个环节难以有系统的理解,长远来看会产生问题。 陈少兵以台湾的新竹科技园为例,指出其从2000年的辉煌逐渐走向衰落的原因正是在于将大量核心生产环节外迁,导致产业空心化。 深圳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吴思康同样是一个坚定的制造业“拥趸”。在去年的一场“中国制造业创新论坛”上他指出,盲目追求第三产业的比重会影响城市竞争力,对深圳持之以恒的发展制造业,实现新跨越的重要基础不能有丝毫动摇。 “深圳的定位是创新型城市,创新一定要有制造业的支撑,否则创新容易成为无本之木。吴思康告诉21世纪经济 ,“当前的二三产比重已经达到了较合理的水平,三产不宜再提高。” 守住制造业用地空间 尽管服务业对深圳经济增长的贡献愈发突出,但从官方思路来看,制造业仍然是重点保护对象。 据吴思康透露,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一直在呼吁深圳给制造业留出一定的土地空间。这在近期的政策中得到了体现。 8月刚公布的《深圳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方案 2016-2018年)》专门提出强化产业用地。其中,到2020年,新增整备用地中用于工业用地的比例不得低于30%;合理确定产业用地出让底价,减少优质产业项目的用地成本。 7月底,深圳宝安区对外公布《工业控制线管理办法 试行)》,划定宝安区工业用地控制线总规模为70平方公里,工业红线内将严格限制工业用地转换为非工业功能。 深圳市政协主席戴北方日前在宝安调研时指出,要以“铁的手腕”保护制造业的发展,同时多措并举为制造业的发展创造优良的营商环境,这些经验值得在全市推广。 事实上,以创新支撑的制造,在深圳的经济增长中已经成为了一股重要力量。在深圳上半年8.6%的GDP增速成绩中,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增长了9.6%,拉动GDP增长2.8个百分点;而先进制造业对规模以上工业的增长贡献率,也高达93.9%。
0
本文遵守CreativeCommons协议,您可以自由复制、发行、展览、表演、放映、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本作品,但请按照如下方式进行署名:
原文首发:
原文链接:http://hashgrab.com/zizhixinyu/a/2019/8196995207.html
发表评论:

*

*